泳坛夺金481过滤器

微啦網 首頁 > 職場

從維熙:挖火者丨紀念

2019-10-29 22:24 weila

著名作家從維熙先生2019年10月29日晨于北京病逝,享年86歲。

從維熙,1933年出生于河北玉田縣城北代官屯。曾任教師,做過北京日報記者、編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說《大墻下的紅玉蘭》《遠去的白帆》《風淚眼》,長篇小說《北國草》《走向混沌》等。

從維熙曾在《當代》發表多部作品,1980年3期《愛的奇跡》,1991年6期《落紅——<眼睛備忘錄>中篇系列之二》,2005年3期《挖火者——一個煤黑子的自白》。

挖 火 者 

—— 一個煤黑子的自白 

文丨從維熙

-----

-----

展開全文

火神普羅米修斯,是因為偷了天上的圣火給人間,而遭遇厄運的;而我是遭遇1957年的厄運之后,在“文革”年代才去山西一座名叫晉普山的勞改礦山,去地下開采地火的。

本世紀初的2002年秋天,我在“文學館”借演講的間隙,正在院子里吸煙緩解疲勞的時候,一個聽眾向我提問:你漫長的流放生涯中,最富有生命特色的記憶是什么?我說:當煤黑子的歲月,我真正了解了地火的性格;同時,在那大山的腹地,我找到了中國知識分子的生命象征。一個學習礦山地質的右派同類,曾經給過我一塊龜化石,龜背上粘連一塊直立的煤矸石,很像一座寫滿經文的石碑,壓在了龜背之上。

提問者很年輕,似乎沒有聽懂我的話。時代不同了,知識分子的坐標,隨著歷史的變遷,而有了新的定位。但是歷史每每前行半步,腳下常常是淌著血痕的——說得確切一點,它需要一代人的付出——我只是其中的一個而已。“文革”年代,我被流放山西,到一座超級瓦斯勞改礦山去挖煤礦。我從井上一直干到井下,一段時間之內,我還成了大山之腹的一個幽靈,一個人獨行于地下蜘蛛網般的巷道,在受難知識分子的群體中,享受陰曹地府里獨有的快樂和痛苦。多少年了,我至今還留著當年我在地下行走時,既當拐棍又當防險使用、一根長長木棒兩頭分別安裝著鐵錘和鐵鏟的工具,這是用來敲幫問頂時使用的。去年,鳳凰衛視來采訪我時,一開始他們不知這東西為何物,當我向他們講述了我挖煤的經歷之后,他們將這個利器連同我在礦山挑水用的扁擔,以及我裝煤使用過的鐵鍬,都錄進我風塵歲月的鏡頭之內。

人是有情物。面對這些已然銹跡斑斑的挖煤時的器皿,我常常回憶起我當煤黑子時腳踏水靴,頭頂礦燈,在大山之腹穿行的日子:眼窩里永遠帶有洗不凈的煤塵,指甲縫里藏著黑黑的煤粉,渾身上下像個黑鬼,連睡覺囚號里的被褥,都永遠帶有一種黑色盔甲的顏色……按情理說,那是我生命中最為凄苦的一段時日,有的人害怕回憶那種人鬼相間的生活,但是我還是經常咀嚼那一段時光,因為那三年多凄苦生活,不僅鍛造了我的軀體,還給予了我許多人生的真知。這些真知,或許只有在地下才能獲得,因而對黑色的地火世界,我永遠難以忘懷。

我是在20世紀70年代早期,被發配到這座勞改礦山的。當時,地面上階級斗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勞改礦山也不例外,人人斗人,人人挨斗,成了那個年代的國情標志。地面上是難覓一個防風洞的,而我們這些勞改的煤黑子,有洞可鉆——那就是地殼之下一百多米深的礦井。下得井后,天黑地黑人黑煤黑,誰也看不見誰的臉,加上開山的風鉆的聲聲轟鳴,開山的炮聲隆隆,因而只有在這兒,誰都可以忘乎所以地呼喊:“我日你娘哩!你怎么這么黑?下到這陰曹地府來的,個個都是黑李逵——”除去黑人黑罵之外,還能聽到國罵的音響:“他娘的,你腦袋就是花崗巖,風鉆也要給你鉆上個窟窿,然后裝上雷管炸藥,讓你小子腦漿開花,嘗嘗無產階級專政的厲害!”

是誰在海罵?

罵的又是誰?



泳坛夺金481过滤器 河南快3 贵州快三 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 股票投资风险 瑞士与丹麦足球比分预测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汇 日本a片播放 大赢家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组 盈股在线配资 麻将赌博技巧 11选5开奖安徽 篮彩 快播电影日本av片 微信麻将2元一分微信群 日本一本道公司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