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坛夺金481过滤器

微啦網 首頁 > 健康

與腫瘤病人打交道,我看見了對抗癌癥的「真相」

2019-10-29 14:16 weila

人生就像打撲克,總會抓到幾張爛牌。

癌癥病房的病人,可能就是在人生的牌局中,抓到了幾張爛牌。當生命存活的概率一點點變小,迷茫、慌張,絕望與希望、勇敢、堅強交織,他們身處其中。

白色墻面的病房里,他們手上扎著留置針,身邊也許有家人陪伴,也許獨自面對。你能想象的悲傷這里有,化療脫發、止不住的嘔吐、疼痛、消瘦,甚至直面死亡;

你想象不到的快樂,這里也有。一天中的某個時刻,三三兩兩的癌癥病人會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聊天、打牌,唱歌,感受生的美好。

我叫蔣政宇,是上海某三甲醫院的麻醉醫生,從實習到成為醫生,8 年的時間里,我見過了很多癌癥病人,見過很多生死,在和這群患者接觸中,我似乎逐漸發現對抗癌癥的「真相」。

這一切,都要從那些重癥病人說起。

千里迢迢來這里,抱著生的希望

我所在的醫院,是華東地區知名三甲醫院之一,往往也是不少重癥病人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們中的很多人,是抱著最后一絲希望來到這里。

本就不大的門診室,里里外外圍滿前來看病的人。他們小心翼翼地走進診室,臉上帶著祈盼,甚至一絲討好的表情,不大的房間里盛滿了他們對生的渴望。

前來問診的病人往往帶著一疊厚厚的病歷與檢查報告。如果仔細觀察裝著這些材料的白色塑料袋,上面顯示的醫院地點幾乎來自全國各地。

醫生會看過所有的檢查材料,要求病人進行重新檢查或者隨訪。不過,大部分重癥病人并不會獲此「殊榮」,等待他們的結果往往很殘酷。

圖片來源:圖蟲

這樣的場景,我看過太多次。本科最后一年,我在胰腺外科門診實習。記得一次,一個 60 多歲的老爺子推門而入,在家人的攙扶下坐在凳子上,他示意陪同的家人把既往病歷和檢查報告遞給醫生。

展開全文

看得出,檢查報告長期被翻閱,磨損痕跡嚴重,甚至邊角都卷起來。我注意到其中的診斷:胰腺惡性腫瘤可能。

作為預后最差的惡性腫瘤之一,胰腺癌發展快,未接受治療的病人生存期只有 4 個月。晚期病人還會面臨著吃飯困難、消化不良、疼痛等問題。

我看著這位老爺子,明白他有多痛苦。他也許知道自己沒有太大的希望,但還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來到這里。

「如果要全面治療,經濟壓力大,而且不保證最后有好的結果。可以進行姑息性手術,能吃飯也能減緩疼痛,但不一定能延緩生存時間。」教授和他解釋。

話音剛落,周圍陷入沉默。生的希望就像夜空中即將散去的煙花一樣,轉瞬即逝,留下的是無盡的黑夜。

老爺子嘴角的微笑凝固,漸漸消失,表情呆滯。

之后,他緩緩吐出三個字:「哦,這樣。」

我心里悄悄地嘆口氣:「看樣子,老人是千里迢迢來到這里,卻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

但來不及遺憾,下一個病人很快進來,新一輪診斷將重新開始。

面對最后一絲希望的破滅,病人的反應通常有兩種:像老爺子一樣沉默或者爆發出絕望的哭泣。

我知道這些情緒背后有多少痛苦與無奈,來這里的每位癌癥病人都經歷了太多磨難,他們背后可能都有一個悲天憫人的故事。

圖片來源:圖蟲

很多時候,醫生并非冷漠,他們沒有更多時間聽病人訴苦,職業要求我們必須按照信息對疾病尋根索驥,保持絕對理性,做出判斷。

然后,面對下一個病人。

推進手術室時,她看上去很精致

作為醫生,我告訴自己要保持理性,但面對被疾病糾纏的病人,很多時候,我也不免感到遺憾。

還是本科畢業那年,我輪轉到麻醉科。那天是我的第二臺手術,子宮全切除,我負責給她做術前麻醉。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手術并非病人家屬簽字,而是本人。

術前我到手術接待廳找她簽署麻醉同意書。那是一位不到 40 歲的女性,一臉平靜。我程序性地說明麻醉各個事項,讓她簽字。



泳坛夺金481过滤器 下载江西麻将免费的 众诚速配 大乐透最新消息开奖 sm捆绑丝袜 山东的十一选五图 麻将来了猜猜乐在那 pk10公众号 麻将胡牌牌型大全集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查 麻将来了猜猜乐入口在哪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佐佐木明希四年回归 福州酒店小姐价格 雪缘棒球比分 特黄一级大真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