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坛夺金481过滤器

微啦網 首頁 > 讀書

金庸逝世一周年,追尋他的足跡,從江湖到廟堂

2019-10-30 14:24 weila

2018年10月30日,名滿天下的文學泰斗金庸逝世。到現在已整整一年,可他的離去仿若昨日,大家的感傷之情尤在。我記得當時最讓我感動的一個悼念活動是一個城市的市民自發在城墻上點蠟燭悼念,幾千只蠟燭的燭光在黑暗中平靜地閃爍。我當時感慨,當代估計沒有其他任何一位作家能夠得此殊榮了。此時的金庸,已不是當年大家眼中寫打打殺殺的消遣讀物的人,而是一位進入經典文學殿堂,受數億人愛戴的文學家,他已由“江湖”走向了“廟堂”。

金庸小說能夠進入經典文學殿堂,離不開一些學術界大拿的努力。在這一群人中,首先開路的是嚴家炎先生,他有一句話可謂驚雷:“金庸發動了一場靜悄悄的文學革命。”

而他的學生,北大中文系的孔慶東教授在北大金庸研究課堂上曾深入剖析過這句話:

這是引來暴風驟雨的一句話。這句話對金庸的評價是非常非常高的,因為文學史上、學術史上之前從來沒有對一個作家用過這樣的詞——我們都不能說魯迅一個人發動了一場文學革命,當年新文學運動中那場文學革命是很多人一塊兒發動的,是陳獨秀、胡適、劉半農、錢玄同、魯迅、周作人一大幫人,合起來才發動的文學革命——而嚴家炎先生是說金庸一個人就發動了靜悄悄的文學革命,這是非常高的贊譽。

孔慶東教授,雖是嚴家炎先生的學生,但是他和嚴家炎先生剛開始不知道對方喜歡金庸,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雙方才知道的,孔慶東教授在課堂上也講了這件趣事:

展開全文

有人說我研究金庸是受嚴家炎先生的影響,其實不是這樣的。我跟嚴老師讀博士的時候,彼此不知道對方喜歡金庸,完全不知道。有一次嚴老師問我“最近寫什么文章了”——嚴老師對學生要求特別嚴,我們見他都很害怕,沒有成就不敢見他——我說:“最近沒寫什么文章,就寫了一篇小文章,談金庸的。”嚴老師說:“你喜歡金庸嗎?”我說:“我比較喜歡。”我心里沒底,我敢跟錢理群老師這么說,但在嚴老師這不敢。原來嚴老師也比較喜歡:“金庸小說你讀了多少?”我說:“我全都讀過了,而且讀了不止一遍。”嚴老師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好幾年前就在美國講過金庸了。”噢,這個時候又一個時刻誕生了〔眾笑〕。

北大嚴家炎教授是學界最早推崇金庸的學者之一

這一件事情很小,但是又很有意義,它表明文學研究者們,都不約而同地注意到了金庸、喜歡金庸,并有研究金庸的意向。據孔老師說,上一個偉大的時刻,正是自己最開始接觸金庸小說的時刻:

三十年前我上了北大中文系,我在一篇文章里寫得很清楚,叫《遭遇金庸》,就寫了我怎么遭遇金庸的。你想,我們從小都是根正苗紅的,都是讀著古今中外文學名著長大的,特別是我們上了北大中文系后都覺得自己很牛。我們得讀什么?每天得讀托爾斯泰啊、狄更斯啊、莎士比亞啊……每天都讀這些。在我刻苦攻讀這些名著的時候,我發現一部分同學不務正業,每天讀一些破破爛爛的東西。我是一個學生干部,又是我們班最早入黨的學生之一,我得關心同學的思想動態啊,不能看著同學墮落啊〔眾笑〕。我說你們成天讀些什么破書啊,晚上也不睡覺。他說:“老孔你不知道啊?這是世界上最好的書啊!”我說,吹什么吹啊,給我看看〔眾笑〕,我檢查檢查你的思想動態。我本來抱著檢查同學思想動態的這個動機,去看看他看的什么毒草,就這一看,不得了——所以說這個毒品不能隨便沾〔眾笑〕,咱們同學不要隨便沾毒品啊。我在《遭遇金庸》里寫,當我把這個同學看的破破爛爛的刊物拿過來之后,中國文學史上一個偉大的時刻誕生了〔眾笑〕,那個時刻決定了今天這個時刻,有了那個時刻,才有今天我在這里——北京大學——開“金庸研究”課。所以說關心同學是必要的〔眾笑〕。



泳坛夺金481过滤器 sohu足彩比分直播 天津11选5 一级黄色片影片 安徽11元选5开奖 中国联通股票 兰州一条龙微信 网球比分直播雪缘 麻将来了没找到猜猜乐 山东11选5开奖结 000001上证指数走势图 cba比分直播滚动 贵州十一选五11号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 济南按摩洗浴 广东十一选五爱彩乐 足球比分投注平台